旅行家专栏 > 李白跑地球的专栏 > 白斌被绑记

前三直选奖金多少:白斌被绑记

By 李白跑地球 2018-11-15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952人阅读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 www.yz205.com 01

 

从这儿写起比较顺当→

 

墨西哥时间2018-11-12,10:26,李镇宇在工作群里发来语音信息,称“我们刚遇到歹徒了”。

 

(后来差点接不回来白斌)

 

这个截图里的第一条语音,李镇宇很大声:

 

“我们遇到歹徒了,我们遇到歹徒了,我现在赶紧去离我十几公里的地方,有很多警察,去寻求他们的?;ぁ?/p>

 

“白斌还在路上,但我必须叫上警察转回来接他……”


02

 

整件事的经过就像一个拼图游戏。它是用时间做的,也是用肾上腺素做的。

 

在这个拼图里,李镇宇和白斌共同持有11月12日上午9:30至9:58的一块——

 

9:30,李镇宇和白斌驾车离开酒店。

 

这样晚出门的情况日常极为少见。原因是在上一个驻地附近跑步时,就有警察对白斌他们发出过警告,称97号公路的70至80公里一段特别危险,要他们小心。所以李白二人认为晚点跑可能会安全些。

 

(每天开跑前,跟车队友都会为白斌留影存照)

 

9:58,李白二人到达昨天的终点(墨西哥97号公路的73公里处),白斌开始步行热身,李镇宇慢速行驶在前面。

 

李镇宇独自拥有9:58至12:30的一块拼图。

 

李镇宇事后讲述说,白斌开始步行,他驾车在一公里外停下等待,白斌步幅很快,他启动车子又往前移动了一公里等待。

 

仅仅几秒钟后,他察觉到有辆车靠到了他的旁边?!耙涣景咨拇笮蚐UV,”李镇宇说他当时正在记日记,当他转头看清车里的三张人脸,瞬时间就感到了危险,“我浑身的寒毛一下全炸开了?!?/p>

 

李镇宇说他看清了三个男人的脸,一个瘦长,一个圆肥,还有一个很丑很黑,臂弯里担着一支手枪,后排朝里似乎还有一个人看不清楚。

 

“他们开始叫我,并做出让我下车的手势?!?/p>

 

李镇宇下意识地启动了车子,向前缓行,结果那辆SUV立马右打轮别了过来,接着堵到了前面,李镇宇往左斜过,对方也跟着往左,如此左右周旋了几转,李镇宇终于抢到一个空子,窜到对方平齐位置,然后加速逃离。


03


两分钟后,李镇宇开始在群里呼叫我和Luna——继前面那段“我们刚遇到歹徒了”之后,他接着说,“我现在已经开到160公里每小时,他们应该追不上我……”


(从这里开始,我和Luna共同拥有10:26至12:30的一块拼图。)

 

听到语音信息后,我跟Luna先在大堂餐厅碰头,之后意识到这里不方便说话,又回到她的房间。

 

(大堂餐厅,早餐时间)

 

趁上楼的空隙,我发出一条朋友圈,转念一想又删掉了:“就是现在,李镇宇和白斌在路上又遇到歹徒了,一辆SUV企图逼停李镇宇的车,车上是4个男人。好在李镇宇加速逃离,车速开到160公里/小时,甩掉之后李镇宇找到了路上巡逻的警察,刚刚开免提让Luna翻译给警察听,现在警察已经跟随李镇宇回去找白斌了。希望警察能够?;に桥芄馊萌司さ囊欢温??!?/p>

 

刚进房间,李镇宇又发来一条语音,“等一下Luna你记得看手机,咱们保持通话状态,我跟警察说不清楚,你跟警察说好吗?”

 

我回了一句,事后自觉不妥——“都给你说这一段特别恐怖,你还不信?!笔率凳撬且惨馐兜搅宋O?,但想象力还是未能预见坏人如此胆肥。

 

根据微信群消息显示的时间,8分钟后李镇宇打来电话,此时警察已经在他旁边。

 

经由李镇宇描述、Luna用西语转述,警察很快明白了状况,并立即开动警车随李镇宇返回原地接应白斌。同时警察让Luna马上打911报警。当时我们还不太理解,找到你们还不算报警吗?

 

稍后李镇宇就明白了——跟他返回接应白斌的有两辆警车,一辆民用车,这队警察是抓了人往城里去,但见李镇宇大灯乱闪,开窗挥手示意,方才停下帮忙。

 

不过此时已经接应不到白斌了。

 

李镇宇和押送嫌疑人的两车警察到了75公里处,路两边除了一望无际的田野平畴,并无任何可遮掩的草木或他物,他们回溯到60公里处毫无发现,经由警察帮助联络,三车六名巡警赶来接替,继续和李镇宇在路上搜寻白斌。

 

(白斌独自拥有9:58至13:20的一块,只是此时我们还无法拿到白斌的拼图。)

 

04

 

我和Luna放下李镇宇电话后,打911报警。Luna有些紧张,说她从来没有打过报警电话,我说没事的,边想边说,你肯定能说清楚的。电话中的女接线员边听边问,Luna圆满完成任务。

 

最后,接线女警叮嘱我们保持电话畅通,方便警方与我们联系。

 

中间问到白斌今天穿什么衣服,我联系李镇宇得知,灰色长裤,红色冲锋衣,外罩橙色马甲,头戴红色帽子。

 

(在此处重复使用这张插图,是为了直观认识白斌穿着的服色)

我还在工作群里给李镇宇语音留言:“李镇宇你不要打电话,也不要用语音通话,你就语音留言好了,这样的话你不会占线,别人打电话进来,包括白斌打电话进来,包括歹徒打电话进来,你都能接到?!?/p>

 

11:53,李镇宇发来语音说,他现在随警察回警察局。后来我们知道,警察其实是将他送到专门受理调查失踪人员的部门,称谓是什么“公共事务部”。

 

我回复李镇宇,建议让他来接我们,一起去警察局。没有Luna做翻译,事情很难说得清楚。

 

李镇宇回复说,他到警察局之后发位置,然后我跟Luna打车过去跟他会合。

 

(稍后,李镇宇、Luna和我共同拥有了12:30至14:08的一块拼图。)

 

(拍这张照片的站位就是公共事务部门口)

12点半,站在路边等待的我和Luna先看见一辆警车开过来,紧接着是李镇宇的车,后面还跟着两辆警车。

 

我没有上去询问,事情明摆着——搜寻白斌无果。

 

而这边需要李镇宇向公共事务部陈述事发经过,才能发动警力展开进一步调查。

 

李镇宇停车用了五分钟,这个速度异乎他寻常太多,明显处于应激反应中。

 

12点48分,李镇宇、Luna和我进入公共事务部报告情况。李镇宇说一句,Luna翻译一句,接待我们的负责人不时插入提问。

 

最后负责人说,他们需要白斌的彩色照片,护照复印件,影印之后下发给参与调查的警察,人手一份。

 

我想到刚刚在公共事务部门外看到的密密麻麻张贴的“寻人启事”,最早一位失踪年份是2001年。

 

13点15分,我们去打印白斌照片。按照公共事务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楼之后走到左边的街口,然后向前走到第三个街口,右转。

 

李镇宇想走路去,我坚持开车去,能节省一点时间,他完全可以开车。

 

李镇宇取车的一分钟里,我问Luna,找不回来怎么办?我觉得我们要有最坏打算。

 

打印店很好找,5分钟后我们到了。门左的墙上有一个很大的英语单词,Digital。

 

(这份拼合的打印件差点就发到一堆警察手里,人手一份)


Luna将需要打印的图片发给店主。在公共事务部办公室里,我已经将两张白斌的彩照发到工作群里,Luna存得有白斌的护照信息页图片,李镇宇补充了一张今早白斌开跑前的留影。

 

李镇宇提出来想借用一下洗手间,说他已经憋了很久了。

 

13:30,李镇宇刚从洗手间出来,就接到白斌打来的电话,说绑匪已经将他放了。又说现在警察已经见到他,陪着他在97号公路的83公里处等我们。

 

 

05

 

(白斌的手机在这辆警车上充着电)

14:08,我们在83公里处见到了被绑匪放回来的白斌,他跟三车六巡警一起站立在97号公路旁。

 

(从此刻起,白斌、李镇宇、Luna和我,四个人共同拥有14:08至15:30的一块拼图。)

 

下车前我就点了视频录制键,录到李镇宇拥抱他之后,我忍不住扑上去跟两个人抱到一起,镜头天旋地转,几十秒后分开,将镜头对准白斌,听他讲他的劫后余生。

 

白斌说,他正走着,一辆车??吭谒员?,他侧转身来就看见车窗里比出两把手枪指着他,“没办法,我只能上车”。

 

最近团队活动经费告罄,经过商议决定以白斌名义募集一些捐助,他开跑后通?;嵯炔叫幸欢巫魑壬?,这一小块时间被他用来感谢捐助者的善意。这也导致他未能对周遭人事动静保持敏感。

 

毕竟,上午十点多钟,光天化日之下,距离警察执勤点不远,谁能想到歹徒竟如此猖獗?何况敏感也没用,谁能跑得过子弹?

 

白斌说,上车之后,他坐在后排两个歹徒中间,右边那个取下他的帽子,将他冲锋衣的头蓬用力拉下来,将他的头脸完全蒙住,再将他的帽子扣回头上。

 

(白斌讲述中不忘示范动作 ——他的头脸被衣帽完全蒙?。?/p>

之后他感觉到车子向前不远,就离开了大路,“绕来绕去,”白斌用手比划着,“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p>

 

(白斌被绑架后手机GPS一直在工作记录下行进轨迹)

 

这张截图异常珍贵。

 

白斌被劫持之后,手机上的GPS一直开着,没有关闭,将他随歹徒行进停留的轨迹全都记录了下来,显示总计里程84.1公里。除去他从73公里走到75公里的两公里,歹徒抓他、之后放他,兜转的路径超过82公里。

 

白斌说,颠簸了好一阵,车停了,还是右边那个歹徒揭开了蒙着他头脸的衣帽。他适应了几秒钟,被带下车,这个时候他才看见车上的人不只有手枪,还有冲锋枪。

 

车停在一栋二层楼房门口,周围没有其他建筑,进门穿过一条甬道,后面是一个高墙围成的大院子,院子上空有巨大的顶棚,几十个人正在院子里吃喝,抽烟,走动。

 

他注意到其中也有少数的老人和女人,没看到孩子。

 

那些人让白斌跟他们一起吃Taco,墨西哥卷。白斌也不拒绝。然后那些人开始跟他说话。

 

“可是根本无法交流,他们说什么,我都是No,No,No?!卑妆蠼彩龅秸饫锏氖焙?,居然满脸都是笑容,“然后他们打开翻译软件,又跟我扯了很久,鸡同鸭讲,扯到后面,他们也无奈,讲得笑起来?!?/p>

 

“后来,他们问我会不会Chinese功夫,我连说不会,说我只会跑步,Running?!卑妆笾逵镅院芊岣?,表示自己很矮小。其实平常白斌喜欢跟Rinus比划拳脚,他从小习武。

 

终于,众歹徒不折腾了,带着白斌进了一个房间,里面躺着一条大汉。白斌说他应该就是黑老大。

 

黑老大问他是不是中国人,白斌点头说是。黑老大说他也有中国朋友,My Friend。

 

两个人都面带笑容,貌似聊得很嗨皮。黑老大还摆弄了一会白斌的手机,看到了白斌跑步的照片和视频。

 

大约过了一刻钟,黑老大朝白斌身边的两条汉子做出“带出去”的手势,交代了几句西班牙语——当然不是带出去做了,而是带出去放了。


06

 

(回城之后白斌再次展示绑匪送给他的两瓶水)

 

白斌跟我们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手里一直攥着两瓶喝的,一瓶是矿泉水,一瓶很像是某款功能饮料,他一脸得意地说,“绑匪还送了我两瓶水?!蔽椅仕攘寺??他摇一摇矿泉水瓶子,显示已经喝了小半瓶。

 

我和李镇宇跟白斌站在97号公路边,听他讲了6分钟。

 

这个时候Luna在一边陪着三男一女警察说话,另有两名年轻帅哥警察手持冲锋枪立在几米开外,做出警戒的姿态。

 

两名帅哥警察保持警戒姿态

(上车回城前与警察朋友们合影)


终于白斌暂停了讲述,我们需要随警察尽快回城,向刚才去过的公共事务部报告当事人已安全等重要状况。我们报案之后,一套程序就启动了。

 

回城路上,照例一辆警车在前开道,白斌就坐在这辆警车上,他解释说,他的手机正在这辆车上充电。李镇宇开车带我和Luna居中,另外两辆警车在后面压阵。我终于说出见到白斌后的第一句话:斌哥今天终于享受到了警车开道护驾的待遇。

 

14点37分,警察护送我们回到公共事务部。我们四人进入负责人办公室,向他简述了事情经过。

 

(最后没留案底,大家都省事儿)


负责人首先祝贺我们的队友毫发无损地归来,然后问我们是否需要留下案底卷宗,又说需要三四个小时走程序做笔录,我们眼神交流后表示,如果警方需要的话我们配合,否则的话就算了。其实大看得出来,他们也不想做这个工作,甚至可能夸大了所需时间。人类都怕麻烦。于是我们告辞出来。

 

开车回酒店的路上,白斌开始说他被绑架了3小时20分钟,后来又纠正为整整三个小时。准确刻度是10点20分至13点20分。

 

回到酒店,白斌进房间休息。李镇宇、Luna和我开始准备资料,打算申请警察?;?,从白斌被绑的75公里处直到墨美边境全程陪跑。

 

下午16:25,开车去到警察局,申请提交后,警方让我们回酒店等消息。4小时后,Luna接到警方电话——我们的申请未获批准,回复理由是警力不足,尤其近期中美难民潮一波接一波冲击边境,他们实在腾不出人手。

 

鉴于情况非常危重,李镇宇和我意见一致,放弃墨西哥97号公路至墨美边境这一段跑程,明天直接出墨西哥境,进入美国。

 

但是白斌在得知消息后仍不死心,表示想继续从75公里处接着跑。他的理由是,歹徒绑了他一次之后,不会再绑第二次。李镇宇、我、Luna、Rinus都坚决反对。

 

我对白斌说,还是算了吧,兴许黑老大放你走以后就后悔了,明天你再出现,可能会被他们理解为挑衅。


07

 

晚餐的时候,我提议五个人为今天李白二人逃过生死一劫总算有惊无险碰一杯。白斌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李镇宇则属于被绑架未遂。

 

白斌慢悠悠说了一句:应该是你们更惊一些,我因为太险了,这个事情太重了,反而没有正常反应了。

 

我说,这种情况下,人的心态反而荒诞了。

 

补缀:

 

Rinus去哪儿了?

 

Rinus在上一个驻地到银行取钱时,被ATM误吞了9000比索,因为当天是周日,需要周一工作日才能找银行处理,所以未能到场参与跟车。白斌和李镇宇都相信Rinus的缺席是天意,他在的话或许事情会更糟,因为他是金发碧眼的老外,或者因为别的很多可能。事情往往是,一变万变。


(文图作者:雷梓)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李白跑地球

一场以中国耐力跑达人白斌为主要角色、从南极穿越美洲大陆跑到北极的人类极限挑战;一个“奇葩”的民间团队,包括一个视跑步为生命的马拉松跑者和一群背负各自梦想与压力的普通人;一次20000多公里和300个昼夜的艰苦跋涉;一条串起无限风光和无数人用心投入且凝聚的完整与缺憾的长路。微信公众号:李白跑地球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吴苏媚?????

    吴苏媚

    苏州人,作家;我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谈起开罗、伊斯坦布尔、大马士革,就像是前世情人一般甜美而惆怅;旅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旅行。
  • ???м?陈旭?????

    陈旭

    《财经天下》周刊高级记者。
  • ???м?大咔嚓?????

    大咔嚓

    蚂蜂窝旅行家,留学英国的工程师;北京土著,爱摄影、爱写作、爱远行;曾经在伊朗工作旅行了三个月,又回到英国从怀特岛到苏格兰萨瑟兰郡大环游;认真对待每一次旅行,就像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
  • ???м?流马?????

    流马

    原名何鸣,70后小说家,诗人,知名微信公众号“读首诗再睡觉”主编。
  • ???м?斑马行侣?????

    斑马行侣

    斑马小姐与斑马先生,一行两人;独立撰稿、摄影纪实,游走四季。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
页面底部